农夫系列采访第二个:稻法自然-心耕生态农园:离开城市生活、回归自然

Posted on | 三月 5, 2014 | 农夫系列采访第二个:稻法自然-心耕生态农园:离开城市生活、回归自然已关闭评论

本次的采访由GoodtoChina的孙婧怡与稻法自然的侯雪英进行。 Screen Shot 2014-03-27 at 7.27.57 PM
孙:为什么会开这样的农庄?
侯:原先和我先生两个人都上班,我在外资,他在央企。但我们的工作压力都非常的大。我老公是在崇明岛长大的,所以我们会经常回去,基本上是给自己采购一些健康的食品,呼吸下新鲜空气。有一次去崇明岛,看到人家所谓的离地养鸡,散养鸡,感觉就会非常好,我儿子又特别喜欢吃鸡,就去看了看。到了之后才发现,他们养的鸡的嘴巴,前面尖尖的部分都像是做过手术,像烫掉的。我后来在网上查资料,才发现养鸡场里出来的鸡都会做这样的处理,是为了避免鸡之间打架。我就想,如果我去农村看到的这些散养鸡都不太靠谱,那不知道什么靠谱了。当时儿子比较肥胖,内分泌比较混乱,我就觉得外面实在找不到安全的东西。与其等待别人去改变,那还不如自己来做!我跟我先生一直有田园情结,于是我们当时就找了20几亩地吧,等于说自给自足。自己种自己吃,每个周末都会到地里劳动。结果到了周一就不想回家。这样我就慢慢开始喜欢上农业了,关注农业这个行业。
孙:现在在农场是种水稻和养鸭吧?
侯:嗯,主要是种水稻。鸭子帮助我除草除虫,是帮我干活的。 孙:当时的20亩地好找么? 侯:我们当时一直在关注,自己开车拜访各个农庄。我现在的农场的原来的主人是江苏人。他做的是传统的农业,感觉农业刚开始看起来很美,他也就一头扎进来了,结果没想到还是挺困难的。因为他用的还是常规的化学农药,肯定是竞争不过其他大规模的。于是这样我就有跟土地亲近的机会了。我的农场是2009年拿到的地,2011年正式开始运营。前两年是运来养地的,并没有种植东西。

 

屏幕快照 2014-04-15 下午9.18.46
孙:您之前在上班,现在住在崇明岛上,这样的转变对您的生活习惯有影响么?
侯:我一星期回家两次,其他时间都在崇明岛。生活习惯肯定是改变了不少。原来我不到十一、二点是不睡觉的。现在到八九点我就想睡觉了。但早上五点多人就想起床,就不想睡觉了,就想出去动动啊。用我自己的话说,就是变得勤快了! 我的丈夫还在城里上班,因为我们考虑到孩子学习的问题嘛。说实话,农村的公共资源还不是多。我觉得城市比较有优势,所以孩子的学习就留在了城市。当初也是考虑过让孩子过来的。所以我现在觉得农村跟城市的分化太厉害了。城市对农村亏欠的很多。 当时在上班的时候每个周末都要回农村嘛。刚开始,我也犹豫过。因为我并不是学这个专业的,不知道我做农业到底行不行。突然要转到这个行业,感觉会有点难度。我就打量自己能不能吃得了这份苦。后来,反正食品安全的问题确实挺严重的。出自于一个母亲对孩子的责任心,使我下定决心来从事这一块儿。

孙:现在的农场是有机农场么?
侯:没有经过正式的认证。但应该说比国内的有机认证的要求要高一些。因为我们从来都不用生物农药。有机农业是可以用商品有机肥的,可以用生物农药,但是这些我们都不用。肥料的话我们自己堆肥,如果肥料来源不明的话我们甚至不用肥料。让土壤自己恢复。防虫的话呢,就是用生物手段。比如说植物间的驱避作用,有时候手工抓。实在控制不了了,就去放弃植物,并不会过多追求产量。我们还特意留些杂草给这些虫子吃,你给它留有富余的食物它就不会来破坏了。

孙:在和别人合作的过程中,遇到过挑战么?
侯:在我农场干活的阿姨,原先我的这块地是他们的,她们转包给我的。她们看着自己的地里产量很低,然后杂草丛生,心里并不是很能接受,感觉我在糟蹋她们的土地。但是后来经过交流,我跟她们讲了一些环境健康上面的事情,她们其实也有意识的。 村里的领导,都关注我这里,对我的帮助也越来越多。我最初为了养地,并没有用肥料,只是请人帮我拔了拔草。他们就觉得我肯定是颗粒无收的。但当时我收的还不错,他们的观念一下就改变了,就觉得有机种植还是有希望的。 现在给我干活的几个工人,原先自己家里吃的菜都是不打药的, 现在连化肥都不用了。现在周边的农户,他们觉得城里人欢迎有机的食物,对子孙后代又是很有利的一件事情,就观念一点点在转变。

孙:环境的挑战呢?
侯:崇明岛的风特别大,尤其是台风季节的时候。我们的鸭子24小时呆在田里面的,不回家。给它们搭一些小窝棚,它们晚上或者白天累的时候回去休息一下。但是台风的时候会把这些棚吹走甚至把鸭子压死。把水稻,稻田淹掉,水稻都倒伏了。 孙:受到这样的影响有什么应对措施么?还是就只能接受事实? 侯:我尽量自己去处理,加固鸭棚。但其它的这些自然地东西就只能接受,我无法改变,也并不想改变。因为人并不能改变自然。 duck-jaroslav-novak.jpt_
孙:那什么能支撑农场正常运营?
侯:由于理念上的改变,顾客一点点都在增加。有时候他们会组成志愿者团队,闲暇的时候来帮我。我就觉得顾客和我之间不仅是冷冰冰的交易,更是朋友、家人这样的,可以互相帮助。这点让我非常感动,也是我走下去的动力。

孙:初衷达到了么?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?
侯:最初的目标就是自给自足。不光是自己能吃到有机的食物,朋友也可以。现在还可以提供给陌生人,而且他们都非常信任我。 后来我在崇明岛呆久了之后就发现了一个现象,就是村里面的年轻人特别特别的少。有年轻人到当地的农村来啊,当地的人就会特别地欢迎,对他们特别的热情。其实我心里面挺难受的。现在的年轻人都到城里去了,那么家里的老人和孩子怎么办,留守的问题特别的严重。的确有一部分像我这样的年轻人,很热爱土地,就会回来从事… 很多人其实有这个愿望,但他为什么没有来从事呢。是因为他家庭,父母朋友不支持。所以我就想能把农场做的更好,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回到农村。我还想联合更多地年轻人和农场,组成一个社区,自我循环的生态社区。

孙:最后还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?
侯:希望大家支持有机农业,支持环保。雾霾这么严重,如果每个人改变自己的一些小小的习惯,我们的环境就会改变一大步。

Comments

Comments are closed.